禾页

全职|叶蓝喻黄邱乔张安
阴阳师|博晴狗崽连若黑白荒竹
ES|泉真凛绪零晃leo司
MHA|轰出
凹凸世界|瑞金雷卡
王者荣耀|信白亮瑜策(什么时候出伯符,哭唧唧)瑜
业渚太中芥敦荼岩等。
RPS|凯源排瓜
墙头众多,可吃all受,不产all受粮,拆逆站定的cp是绝对的雷点,碰都碰不得!
受控咸鱼一条,主要用来吃粮,偶尔也会产贼难吃的粮。
傻子一个,随便勾搭哇🌝

殆知阁古代文献阅读网站及其全部资料下载

设定控:

来来来,大福利,之前安利过数次的好东西升级了:


殆知阁古籍搜索引擎



http://wenxian.fanren8.com/


新浪微博@殆知阁 建立,已经收录超过二十亿字的古籍,可在线浏览,亦可以原文搜索查询,十分便捷,掉书袋必备网站。


原本殆叔分享过十六亿字的古籍压缩包,现在殆知阁古代文献藏书2.0版(全TXT版)16000种20万卷20亿字4.8GB出现了,微盘下载:http://t.cn/RhN3eVs。解压密码是殆知阁id的全拼。


殆叔说了可以随意转载,所以这里转载到lofter,并且分流到其他网盘


115网盘礼包码:5lbczz6gzpn6 http://115.com/lb/5lbczz6gzpn6


乐视云 (已经挂了,现在乐视的分享只能用一次,以后再补) :http://cloud.letv.com/s/y312j57h


360云盘:http://yunpan.cn/cZ4PARKEn2skK  访问密码 c7c2




当然殆叔的这个网站也有问题,因为都是txt格式,所以想看原文扫描样貌不可能了,这里各位还是移步


电子书下载网站汇总


免费电子书网站汇总第2部分


免费电子网站第3部分


诗文古籍网站汇总


还有新浪陆浑戎的微博http://weibo.com/u/1617242303



【荒竹】梳头(520贺文)

竹子为觉醒荒梳头
脑洞来自于群里,觉得很萌然而写得很废,还短小(x
应该是有点ooc的,只翻了传记,表示好难抓准性格。
各位客官当段子看吧,接受批评:D

以上


    “帮我梳头吧。”明明是命令的语句,也因为心中的爱恋而变得像是撒娇一样。
   
    万年竹皱皱眉,无奈地看着自家恋人:“荒,你自己也能梳吧。”说完望向自家恋人,荒就站在万年竹的面前,没听完也有什么变化,看来是不同意了。
   
    啊,好麻烦,万年竹有些纠结。荒也不动,就看着他纠结的小姿态,眼里浮现出笑意,添了一句话:“不可以吗?”
   
    这句话荒是凑在万年竹的耳边说的,低哑的嗓音在耳边响起,说话时吐出的热气也打在万年竹敏感的耳后。霎时,白皙的皮肤染上了红霞。万年竹瞪了荒一眼,退后一小步,拉开了他们之间的距离。
   
    荒翘起嘴角,被瞪了也不气恼,只是盯着被自己的行为弄得害羞的万年竹,再次询问了一遍:“不可以吗?”
   
    万年竹被他这一番动作扰乱了心思,再被问到时,看着荒的双眼,那眼中的情意明白的传达给他,他突然就不知道怎么拒绝了。
   
    栽在你手上了,万年竹叹了口气,接过梳子:“真是麻烦的小鬼,就这一次。”
   
    荒不禁笑了,自家恋人还是那么口不对心。不过,在他眼中,他的一切都只会让他觉得自家恋人更加可爱。
   
    嘴上说着麻烦,万年竹手上的动作还是极为温柔的。就像本人一样,荒在心里补充道。
   
    两人都没有说话,一时间只有万年竹修长的双手在荒的发间滑动的声音以及二人的呼吸声。
   
    过了一会儿,荒感觉到万年竹停下了动作,便想去照照镜子,却被自家恋人使劲按压住肩膀不让动弹。
   
    荒疑惑地偏过头,正看到万年竹红着一张脸,正伸着手。见荒转过来盯着他看,万年竹脸上的红霞颜色更深了,急忙开口说话:“梳头麻烦死了,你自己去梳吧!”边说边伸长手臂试图解开他已经梳好的头发,荒迅速握住恋人的手,另一只手摸向了脑后。
   
    万年竹急忙想挣脱,但力量与恋人相比不过,只能在原地干着急。荒摸到梳得松松垮垮的发型,想到万年竹一直以来不是披发便是只扎个简单的马尾,便想明白了这之间的原因。
   
    荒抱住自家快要恼羞成怒的恋人,坏心眼地在他耳后说道:“你梳得很好,我很欢喜。”
   
    “这是自然,”万年竹也顺着恋人的话,“只是以后你还是自己来吧,这梳头实在是件麻烦事。”
   
    荒亲昵地蹭了蹭恋人的鼻尖,点点头。
   
    他说什么便是什么吧,反正他怎么样我都喜欢。
   
   
   
   
    今天,寮里的式神都能感受到高冷男神荒的愉悦,以及万年竹因为荒的愉悦心情而有些羞恼的心情。

占tag抱歉<(_ _)>我无比激动了!

哈哈哈哈哈哈,此生的运气都耗尽了!
连抽酒茨!!
先用语音抽出的酒吞,然后室友就笑我有酒吞有什么,你有茨木吗?
我内心:无fuck说。
但我还是嘴硬:有了酒吞茨木还会远吗?
然后我翻了半天式神录看觉醒材料,之后就用分享得到的蓝票再抽了一次!!!茨木果然紧随挚友的脚步啊!!
我:又开心又想噫……

不过我这破寮可能会把他们养废,那就攒皮肤卷放家里看吧_(:3」∠❀)_

【排瓜】两生花by禾页

这是个点梗,我中考完就收到了,一直到现在才写完,才发,感觉自己好懒_(:з」∠)_
点的是两生花的梗,但是我感觉我越写越不对啊,这个故事和两生花有关系吗?!😂😂所以点梗的同学对不起,拖了这么久还不能写出好文_(:3」∠❀)_
写的时候感觉很多,可能一下就看完了,有什么不好的地方要提出~应该不会看不懂,其实很明显的~
注意事项
oocX3
私设成山
写法各种奇怪
能接受的话↓

正文
西瓜Jun
我和排骨是青梅竹马,嗯说是青梅竹马其实也不算,毕竟我们都是男孩子。总之我们俩从小一起长大,做了不知道几年的同桌,感情好的可以穿同一条裤子。
别人都说我和排骨是很好的兄弟。我不喜欢他们这样说。对,我喜欢排骨,不是兄弟间的,是恋人那种。这没什么可隐瞒的,这是事实。
我也不知道怎么就喜欢上排骨了,喜欢上一个和我同样性别的人。都怪排骨对我太好了。我俩一起长大,上同一所学校,每天都是他来叫我起床。当我蜷起身子把整个人都裹进被子以示我不想起床的决心时,他就在外面低低地笑。“有什么好笑的!”我闷闷的声音透过被子传出来,他听了,笑得更欢了。笑笑笑,有什么好笑的!我躲在被子里暗骂,伸手摸了摸有些发烫的耳朵。他呢,就在外面一边笑着一边用他苏死人的声音说:“瓜瓜,该起床了,早点起来,等下我带你去买好吃的。”声音温柔的很,我的脸在被子里闷的发热。他这样和我说话时,我总是无法拒绝,磨蹭一会儿就钻出被子让他给我换衣服。
“……我等下要吃糖,给我买。”
“嗯,好。”
我这个人,其实有点口是心非吧,心里明明不是这样想的,可嘴巴上还要逞强。虽然很多朋友都能理解我,但是有时他们也会生气,只有排骨,无论我怎么闹腾,他都那么温柔的哄着我。他们都说我这么傲娇,也只有排骨愿意哄着了。哼,我也没有那么傲娇吧,还有,谁要排骨那家伙哄,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说起排骨,他真的是很优秀的一个人。成绩好,在整个年级都名列前茅,不说第一,至少也是前十;性格好,他总是一副邻家大哥哥的样子,对所有人都那么好,为人排忧解难,我就不喜欢他这一点,原因你们自行体会;能力强,班长、学习委员、学生会主席等,他都能胜任;唱歌好,他有一副好嗓子,什么歌都会唱,还会伪声,足以以假乱真;长得也好看,干净利落的黑色短发,发尾是棕色的,眼型很好看,眼尾微微挑起,高挺的鼻梁,淡粉的嘴唇总是微微上扬。班上,不,不只是班上,整个学校的女生都把他当成梦中情人,情书收到手软。相比他,我太平凡了,和所有人那样平凡,所以,他也只是把我当做一起长大的好兄弟吧,他,不会喜欢上我。
我以为我们会就这样下去,我暗恋着他,他拿我当兄弟,然后他娶妻生子,我孤独终老。其实这样也挺好的,可是,那个游戏改变了我们,那个生死游戏。
我不知道是谁策划了这个游戏,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和我们一样被迫参与到这个游戏,我只知道从那时开始,我的人生变了。
生死游戏一旦开始,无法中途结束,直到决出胜利者,而这个游戏的胜利者就是活到最后的人。
认识到这个游戏的残忍之后,我不得不拿起屠刀,我想让他活下去,我要帮他扫除障碍,包括,我自己。
最后只剩下三个人了,我,排骨,还有一个人,一个女孩。我得去解决她,尽管她也想活下去,为了排骨,我必须这样做。
倒在地上狼狈地喘着气,那个女孩没有再出手,只是拖着疲惫的身躯离开了。我,失败了。早该知道的,虽然她是个女孩,但能活到现在,又怎么会轻易被我杀死?我已经身受重伤,那个女孩却只是精疲力竭,受到轻伤。感觉到生命在流逝,我有些害怕,排骨,排骨,你在哪?
我艰难地爬起,我要去找排骨,我要去找排骨,他还安全吗,那个女孩有没有去找他?意识快要完全失去的时候,我终于找到了排骨,太好了,他完完整整地站在我面前,太好了。
“……排…骨,…那个……女孩…很厉害……小心……”啊,话都说不好了,我应该是要死了吧,不,还有一句话,还有一句话一定要告诉你,“我……喜欢……你…”
说出来了,说出来了,排骨,你听见了吗,你会不会觉得我很恶心,恶心也没事的,我都要死了,就算你觉得恶心我也不会骚扰你了……但还是很难过啊,排骨,你不要讨厌我,要好好活下去。
你要记住我哦,我是喜欢你的西瓜Jun。

排骨
……他,死了。我最喜欢的人,我最爱的人,他就死在我的面前,而我只能抱他在怀里,感受他的身体逐渐冰冷。
瓜瓜,是个很可爱的人。别人说他傲娇,我只觉得他可爱。
他喜欢吃糖,喜欢到因为吃了太多糖而生了蛀牙。那时候他总是捂着脸皱着眉头,白嫩嫩的小脸皱成了一张苦瓜脸,那时要是惹他不开心,他就会用那双仿佛喊着泪的眼看着你,嘴巴嘟起。他的眼睛总是泛着些许红色,当他看着我时,我总会被那抹红蛊惑,满眼都是他,再装不下其他人。
他喜欢赖床,总是用被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像个球。太可爱了,瓜瓜。我情不自禁地笑了出来,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人。这时候,他总是恼羞成怒一般对我说:“有什么好笑的!”我笑得更欢了,你看,我喜欢的人怎么会这么让我欢喜呢。我知道他脸皮薄,再不说些什么他怕是真的不会出来了。我尽量把声音放温柔:“瓜瓜,该起床了,早点起床,等下我带你去买好吃的。”瓜瓜是个吃货,但总是长不胖。这种体质应该有很多小女生羡慕,但是我只觉得心疼,瓜瓜怎么都养不胖呢,瘦瘦小小的,让我心疼。瓜瓜果然很快就出来了,脸有些红,果然还是闷在被子里太久了吧,我心疼地摸摸,开始给瓜瓜换衣服。只是单纯的换衣服,现在还不是时候呢~
“排骨你的伪声真的好厉害啊!”
“是吧。”
“嗯。”
瓜瓜总是会这样说,他觉得我很厉害,我很开心,直爽的瓜瓜也很让我喜欢。其实瓜瓜也很厉害,只是他自己不那么觉得。他觉得我唱歌好,伪声好,可是他不知道他自己的歌声有多让我着迷;他觉得我长的好看,可是他不知道他露出开心的笑颜是我的心跳得多快;他知道我收到很多情书,可他不知道一半的情书上写的都是他的名字。幸好他不知道,他不知道自己有多迷人,这样我才能把他圈在我身边,不被人抢走。
我知道瓜瓜是喜欢我的,他以为我不知道,其实我都看在眼里,他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眼里。我喜欢瓜瓜,但现在我们还不能在一起,我要为我们的未来铺好路,我要我们光明正大的在一起,到那时,我们会是最幸福的人。
但是那个游戏破坏了一切,我们再也回不去了。因为生死游戏,我的手上沾满了鲜血,但是我不后悔,我要保护瓜瓜,西瓜Jun,要活到最后。
每一次送走一个对手都使我们受到精神和身体的双重劳累,我们背靠着背休息,我想把他圈在怀里,看他在我怀里安心的睡去,但是这样一个简单的举动我却不敢做。
瓜瓜不见了,我疯了一般到处寻找他,只剩下三个人了,再坚持一下等我们消灭了最后一个人,瓜瓜就能活到最后了,可他在这个时候不见了。我突然想起一种可能性,……不可以!瓜瓜,等我。
我还是找到他了,当我看到浑身是伤,脚步虚浮的瓜瓜时,我快绝望了。瓜瓜回到我身边了,瓜瓜受了重伤。我无法拯救他,我没有药,这里也没有医生,而我又能做什么呢?我颤抖着双手抱住瓜瓜,睁大了眼睛,我难过得想流泪,可是泪水掉不下来。
他说:“……排…骨,…那个……女孩…很厉害……小心……”
他说:“我……喜欢……你…”
眼泪突然涌出,一滴滴落在他的脸上,又顺着脸颊滑落。瓜瓜向我表白了,我好开心啊,可是为什么眼泪止不住呢?我也喜欢你啊瓜瓜,你醒来啊,听我说话啊!
瓜瓜窝在我怀里安心的睡去了。
我看着手中从别人身上搜来的刀子,抱紧了瓜瓜。瓜瓜,不要怕,我不会离开你的。
红色的液体流了一地,我微笑着抱紧了我最心爱的人。
请记住,我是爱着西瓜Jun的排骨,我不会离开他。

第三人
我在生死游戏中胜出了,踏着无数人的鲜血。我一直想活到最后,但真的活到最后才发现,活着才是悲哀。
我想起最后死的那两个男孩,他们应该是互相喜欢的吧,那样安详的姿态,想必他们死去的时候是心甘情愿的吧。
死了,未必就是痛苦,有时候活着,才是悲哀。